正山小种

茶馆 2020-10-16 14 次浏览 0 条评论

第一次喝正山小种是在本部的茶馆,一个植保专业的学长带来的很正宗的正山小种。当时刚入学,初入茶馆更多的是好奇,还有“正山小种”这四个字带给我的难以抑制的兴奋。虽喝茶不多,但已经听说过正山小种红茶鼻祖的名声,也能隐约地尝出那一泡茶的不凡之处;汤色红润,入口温润醇厚,那时虽不知何为“松烟香”,却也能轻易分辨出那“桂圆汤”的甜淳滋味来了。

后来搬校区来到乡下,妈妈给我寄来几泡正山小种,据她说这几泡茶可是花了不少功夫才买到的,我不以为然,依然采用自己历来坚持的懒鬼办法把茶叶扔进保温杯里座杯。以往这样泡出来的茶半天就会变苦涩并产生出一种死锈味,但是那泡被我暴殄天物地焖在保温杯里的正山小种硬是泡出了层次感,没有闷味不说,水冷了之后再喝,入口依旧清润圆滑,还能看到明显的冷后浑。

有人说审评就是把茶叶泡坏,如果泡坏了依旧好喝那就说明这泡茶品质不错。我第一次感受到茶与茶之间明显的等级差距,也是第一次感受到江湖上煞有介事的桐木关“松烟香”“桂圆汤”。

剩下的那几泡正山小种我格外珍惜,想着留到关键时刻再拿出来细细品尝。其中两泡拿去茶会撑场面了,剩下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挥霍掉了,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就突然没有了,当我觉察到它是真的没有了的时候,突然间有一种失落感,就像缺钱的时候看到银行卡流水的那种落差感。

身边存着一罐好茶,不舍得喝的同时又期待着每天都是过节,这样就有借口喝上一口好茶。真正到了节日,因为这一泡正山小种,那泛滥成灾的节日也显得格外有意义。

我问妈妈:“上次寄的正山小种,还有吗?”她不屑地一笑,当初不知道珍惜,还放保温杯里浪费,早就没有咯。

新学期学校里新来了好多精致学妹,器乐队换届,旧通知群解散了,学姐保研去了华中农大,还有两个学姐去了上海读研。三年时间太快了,也太满了,以至于让我反而生出一种四大皆空之感。器乐队,还有一起排练的学姐,连同初次喝到正山小种时的那种兴奋,都慢慢退到回忆的书页里,合上书,就又是一首新的协奏曲。希望下一次见面有烧烤,有海底捞,有正山小种,还有机会再合奏一遍约定好的春到湘江。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